全国扫黑办督办孙小果等47个大要案,高规格会议有何新要求?

时间:2019-11-22 20:23:28
[摘要] 为了进一步做好短缺药品保供稳价工作,保障群众基本用药需要,10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对外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短缺药品保供稳价工作的意见》。此前,医药行业曾发生多起原料药垄断案件。《意见》要求以最严的标

在过去的两年里,打击犯罪和邪恶的特别斗争已经进入深水区。10月11日至12日,全国反犯罪反邪恶专项行动第二次推进会议在陕西省Xi市召开,为进一步推进反犯罪反邪恶斗争作出安排。

从目前情况来看,我们感到关切的是,这也是自去年10月在武汉举行特别打击犯罪和邪恶的政治和法律制度高级别会议以来的首次会议。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全国反犯罪反邪恶专项运动领导小组组长郭胜坤、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部长赵克志、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中央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察局副局长李书雷、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傅兴国、陈宜新

此外,作为东道主,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和陕西省省长刘国忠也出席了会议。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政治和法律系统的相关人员出席之外,还有一些中央部门的相关负责人。

例如,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甘霖和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党组成员吴姚宏也出席了会议。

与去年的第一次反犯罪反邪恶专项运动相比,这次运动在人员参与和工作部署方面无疑是未来的好兆头,专项运动将得到更广泛和深入的推广。

“目前,打击犯罪和邪恶的特别斗争正处于连接前后两者的关键时期。它已经进入啃硬骨和涉水深水区的关键突破阶段。”郭圣昆评论了当前打击犯罪和邪恶的特别斗争。

引起外界关注的是,自2018年1月以来,涉及多个部门的打击犯罪和反邪恶运动的当前进展如何?

会上披露了一系列最新数据。

据报道,截至9月25日,全国共铲除黑组织2367个,黑犯罪团伙29571个,黑犯罪团伙34792个。此外,截至9月底,全国范围内的纪律检查和监督机构已将5500人移交司法机关,调查和处理涉及犯罪、腐败和“保护伞”的案件。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与今年早些时候公布的数据相比,上述数据已经大大增加。

据公开报道,从去年1月到今年1月,全国共捣毁1292个与黑人有关的组织和5593个邪恶势力犯罪集团。

这意味着在今年以来的短短九个月内,参与非法活动的组织数量几乎翻了一番。

在此之前,云南的孙小果案和湖南新晃操场掩埋尸体案等重大恶性案件也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

会议获悉,国家反三合会办公室已监管了47起案件,包括云南的孙小果案和湖南的“操场掩埋尸体”案。

在打击犯罪和邪恶的斗争中正在深入推进的是不断改善的社会保障环境、不断净化的政治生态和不断优化的商业环境。

郭胜坤在会上还提到,今年上半年,全国刑事案件同比下降6%,八类严重暴力案件下降11.1%,涉枪案件下降44%,治安满意度明显提高。

基层组织建设也发生了新变化。

据报道,近两年来,国家组织部对73800个软弱涣散的村党组织和1700多个被恶势力干扰渗透的村党组织进行了调查和整顿。各地各部门严格规范村“两委”换届选举,进一步巩固基层组织。

此外,经济社会发展环境也得到了显著优化,打击了一批扰乱市场秩序的黑恶势力,整顿了行业混乱局面。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次会议的一个明显变化是许多中央部门的有关负责人参加了会议。毫无疑问,这与下一阶段反犯罪和反邪恶的新趋势密切相关。

据报道,经过近两年的专项斗争,从案件的调查和监督来看,交通、矿产资源、建筑工程、服务娱乐等传统产业和金融、网络、共享经济等新兴产业是邪恶势力滋生和蔓延的重点产业和领域。

要打击上述重点行业和领域的黑恶势力,光靠政法部门是不够的。推动重点行业主管部门在反黑反恶斗争中发挥更大作用也很有必要。

会议要求,下一步,国家反贪局要督促重点行业主管部门履行行业监管职责,加大对黑恶线索的调查力度,整顿行业混乱局面。

在此之前,一些地方官员还向警方反映,在调查和处理涉及犯罪的案件时,由于案件的复杂性,调查和取证往往需要部门之间的合作,而在一些地方,还存在合作不协调的现象。

会议还强调,需要改进政治和法律单位与行业当局之间的信息共享、线索发现和转移以及通知和反馈系统,以促进刑事司法和行政执法之间的有效衔接。特别是要在办案机关和行业之间建立反馈机制,加强监督、司法、检察建议和治安催告的后续效果,促进个案治理和建设。

俗话说,船在中间游荡更为紧迫,人爬到半山腰就更为陡峭。随着特殊斗争的深入,遇到的困难和障碍越多,留下的硬骨头就越多。其中有两个问题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

第一,如何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对犯罪案件的处理既不降级,也不人为抬高。

第二,如何摧毁邪恶势力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同时又不“损害”合法商业。

在这次会议上,郭圣昆也对外界的担忧提出了新的要求。

郭胜坤指出,要进一步完善法律政策引导机制,尽快出台针对不法势力非法放贷和网络犯罪的指导意见。

此外,有必要改善处理案件的合作机制,并有针对性地对案件进行早期干预。特别是要充分发挥“逮捕与起诉相结合”的办案优势,加强办案单位的合作与配合,努力确保侦查阶段证据的可靠性和充分性。

他还说,涉及犯罪和犯罪的案件高度专业化,处理周期长,这就要求法官和检察官有很高的处理能力。因此,有必要加强处理能力。要部署政治素质优秀、业务能力强的侦查人员组成起诉和审判队伍,加强专业培训,及时编发一批典型案件,充分发挥反犯罪反邪恶专家库的作用,为办案提供专业支持。

此外,郭圣昆还对如何“切断血液和金钱”做出了特别安排。

他强调,按照今年4月发布的《关于办理黑恶势力刑事案件财产问题的若干意见》的要求,要进行严格的审计评估,准确把握“黑钱”认定的范围和证据标准,解决“黑钱”认定的难题。

推进公安部“打砸抢”的查处模式,推动在中国人民银行、证监会和税务机关参与下,在省市公安机关建立查处平台,依法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产,解决“黑金”查处难题。

他还说,逮捕犯罪嫌疑人和扣押涉案资产应同时进行,以解决“黑钱”的收缴问题,并综合运用追回、没收、财产处罚和行政罚款等手段,实现适当的量刑和处罚,解决“黑钱”的量刑问题。

他强调,对涉案财产的处置必须依法进行监管,不仅要彻底调查“黑钱”,还要保护合法财产和合法业务。

在推进打击犯罪与邪恶专项斗争的过程中,还有另一个利器,即中央反犯罪反邪恶监督小组。

据悉,国家反犯罪反邪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自2018年7月以来组织了三轮监督。目前,监管小组已实现全国监管全覆盖。群众共收到线索47.2万条,直接监督线索19,788条。139个与黑人有关的组织和1,521个与邪恶有关的犯罪集团被摧毁。

会议要求继续使用好监管的“利器”。

会议获悉,从10月下旬开始,全国反犯罪反邪恶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将组织第二轮和第三轮中央监察组的部分成员对所辖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团进行“回顾”,时间将延长至10天。

此外,我们还将进一步创新监管方式,派出监管团队对公众反应强烈但进展甚微的重大案件进行监管。

郭胜坤还要求利用国家反三合会办公室的专门监督小组进行机动和视角的监督检查,以推动拖延已久的重点案件和疑难问题尽快得到解决。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反贪局特别监督员小组是一项新举措。据报道,该小组由主要部门一级的政治和法律干部组成,他们专门负责监督群众报告大量报告和工作进展甚微的地方,以促进关键和困难问题的解决。

此前,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宜欣在今年7月指出,专项行动开展以来,各省之间、各省与内地之间在打击犯罪和打伞方面的成绩差距很大。

会议还对上述问题进行了安排,要求对于落后地区,国家反犯罪办公室负责人要分别联系2-3个落后城市,指导和推进限期整改。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要借鉴中央政府“强省促市”的做法,强化“强市促县”战略,强化市、县党委、政府及相关部门的职责。

落后地区应该努力工作,但不能为了追求“数字”而弄虚作假。

会议强调,要加强监督问责工作。对松懈、不真实、弄虚作假、玩数字游戏、追求短期成绩的,应责令整改。对不重视、不落实、整改不力、问题突出的,要严肃追究责任。

杜南记者蒋哮天来自陕西省Xi市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