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空间 越变越美

时间:2019-11-03 07:34:45
[摘要] 新华书店:读者心中永恒的圣殿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早在2014年首次提出“阅读空间”的概念,同时展开“北京最美阅读空间”评选。回望国民阅读空间70年的发展和变迁,新华书店始终是必不可少的一个时代标志,更

红楼电影院(Honglou Cinema)位于北京市西城区西四丁字路口,有着70多年的历史,曾经“一票难求”的红楼电影院已经消失,成为北京第一个公共图书馆和新的公共阅读空间。在黑龙江哈尔滨,百年老街上的果戈理书店用温暖的灯光、柔和的音乐和经典的书籍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具有浓厚古典氛围的阅读世界。海南岛凤凰九里书店,“诗与距离”拥抱在这里,山海之间的人文关怀和诗意美让读者忘记了回归……近年来,全国涌现的“最美书店”以其美和内涵感动了读者。公共阅读不仅丰富了中国人的精神文化需求,体现了人们内心的渴望和渴望,也反映了社会的变迁。从1949年到2019年,以书店为例,从柜台买书到在书店自由购物,中国人的阅读空间一直在不断变化着“场景”和“主题”。

新华书店:读者心中的永恒殿堂

优雅的中国北京阅读季早在2014年就首次提出了“阅读空间”的概念,并推出了“北京最美阅读空间”的评选。在过去的几年里,“阅读空间”聚集了真正的书店、图书馆、造福人民的图书馆等。在北京国家阅读平台上。它已经在各个街道、社区和单位遍地开花,使得更多的市民喜欢阅读和涂抹首都的文化亮点。

回顾70年来国家阅读空间的发展变化,新华书店一直是时代不可或缺的象征,也是读者的净土。无论是在贫困的岁月里,当一本书很难找到的时候,还是在信息极度膨胀的时候,它总是在每个城市占有一席之地。

1937年1月13日,中共中央从陕北保安(今志丹县)进入延安。为了加强宣传工作,成立了中央党报委员会,下设出版科和发行科,负责领导新华社、编辑《解放周刊》和出版图书。为了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图书,方便与书店和读者的联系,发行部门在《解放周刊》10月2日的图书广告中标注了“发行处:陕西延安新华书店”。从10月30日出版的《解放》第21期开始,周刊出版商“新华书店”改为“新华书店”。此后,延安解放社出版的马恩·莱曼(Manx Lehmann)作品的版权页面上印有“总销售额:新华书店”或“发行人:新华书店”字样。

1949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确定了一个原则,即每个解放的城市必须立即开始处理四件事,即银行、邮局、供销合作社和新华书店的开放。1949年2月3日,北平和平解放。此后,北平第一家新华书店于王府井8日正式开业。书店工作人员一填满书架,他们就被热情的人抢购一空。当时最受欢迎的作品是《毛泽东选集》、《论新民主主义》、《论联合政府》、赵树理的《李家庄的变化》和歌剧《白毛女》。新中国成立前夕,新华书店设立了735家分店,形成了比较完整的分销网络。当年毛泽东题写在西柏坡的“新华书店”出现在每个城市最显眼的位置。

长期以来,新华书店在中国书店中占有无可比拟的地位,承载着几代中国人对书籍的记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新华书店已经从“纯营利性销售”转变为“公益服务”。与此同时,书店推销员的角色也在发生变化,实现了从推销员到阅读顾问的转变。此外,书店越来越重视品牌建设。

随着市场细分和网络布局的不断优化,产品线和服务链的进一步丰富,科技支撑的不断完善,实体书店实现了显著转型,进入了“多元化主业”同步发展的新时代。新华书店大量“子品牌”的建立及其网点的分布,明显给“传统老店”新华书店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活力,如江西的“新华一品”、河北的“小橙灯图画书店”、河南的“尚书房”、安徽的“前言后记”。

自2005年以来,新华书店海外分支机构先后在乌兰巴托、纽约、伦敦等地开业,成为文化交流的桥梁。网络时代的新华书店也在不断与科技融合,积极拓展文化产业,建设强大的现代物流配送体系。新华书店作为公共文化空间资源,具有经济意义和文化价值。

每个书店都在寻找自己“最自我”的成长姿态。

十一届三中全会像春雷一样醒来。一切都像阳光下的竹笋一样发芽了。恢复高考的决定激活了整个社会,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读者随处可见。新华书店门前排队很常见。

同时,1980年12月2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了《关于有计划、有步骤地发展集体所有制和个人所有制书店、书摊和书摊的建议》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份关于民营书业的文件,使公私合作近30年来“消失”的民营书业再度复苏。

众所周知,国有书店(如新华书店)的数量是有限的。即使远方的人想学习,他们也因为交通、能源和其他因素而没有兴趣,不得不放弃。那些“填补空白”的私营书店可以根据人们的需要灵活设置,并在人们家门口开门,方便人们阅读。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各种因素推动了民营书店的出现和崛起。到2013年,私营书店的发展出现了“区域性”停滞,一些书店甚至有“艰难的生存步骤”。目前,整个实体书店行业正经历着动荡、探索、调整和转型,经营下滑的“寒冬”开始显现复苏迹象...回顾改革开放40年,民营书店从一开始就作为新华书店实力的补充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现在已经成为图书发行的中坚力量,在文化市场中寻求发展和创新。他们的经历可以说是跌宕起伏,喜忧参半。总之,改革开放40年来,民营书店从无到有,网点多,经营灵活,贴近市场,竞争意识强等优势,逐渐成为图书分销行业的骨干。

毫无疑问,无论是新华书店还是民营书店,每个书店都在寻找自己“最自我”的成长姿态,它们的共同点是在读者和书籍之间架起一座桥梁,让公众有片刻闲暇放松自己,沉浸在忙碌生活中书籍的芬芳中。

书店的开放方式越来越令人惊讶。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城市面积的扩大,为了在书店买到一本好书而穿越“半个城市”已经成为忙碌的城市人口的“奢侈品”,而近年来各城市涌现的“新阅读空间”正好解决了这些人的担忧。其中,以方、诚品书店、西西弗斯为代表的民营书店,因其审美空间设计和新颖的展示方式,吸引各类顾客“打卡”——喝咖啡、看书、购买工艺品、去展览会、听课甚至看电影。每个人都能在那里找到自己的位置。未来的书店或新的阅读空间被重新定义为“阅读与生活的博物馆”,人们在这里漫步,却忘了回来。

早在2018年8月,作者就跟随学术型中国北京阅读季领导小组办公室为北京所有人组织的“一区一篇”专题研究活动,对北京众多色彩价值高、艺术风格多样的新阅读空间有了更广阔的视野:优秀的阅读图书馆、神圣的学习图书馆、极具创意的“含蓄而精致”的王府井图书馆、藏在门头沟区界台寺的牡丹书院,这些空间通常以“讲经”为主。还是平谷区博物馆设立的“世纪报”展示了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社会的变迁过程...它们分散在北京各地,让北京居民更接近阅读。新的阅读空间没有固定的模式。建头书店负责人张权说:“对于一个好的书店或者一个新的阅读空间,没有标准的答案。每个人都在探索。”

根据《2018-2019年中国实体书店行业报告》,2017年中国图书销售网点同比增长4.3%。引人注目的是出现了许多新概念书店和新的阅读空间,既有美感又有内涵。这些新的阅读空间不再局限于卖书,而是在装饰设计和书店功能上有所创新,旨在创造一个轻松舒适的文化体验空间。

关于新阅读空间的未来发展,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出版研究所所长、国家阅读研究与推广中心主任许郭盛认为,新阅读空间不再以书为本,而是以人为本。它不再以人们的物质需求为中心,而是以人们的精神需求为中心。它不再以人类活动为主要功能,而是以创造光环为主要功能。它将成为一个有灵魂的空间,成为每个读者灵魂的栖息地和精神家园。

阿根廷著名作家博尔赫斯说:“如果有天堂,天堂应该像图书馆。”新的阅读空间不仅仅是一个阅读、倾听和交流的地方,在某种意义上,它们也代表了对城市文化的想象和追求。新的阅读空间不仅是一个看起来精致美丽的物理空间,也是凝聚人们对知识和阅读情感的纽带。

(作者是《北京阅读空间漫游指南》的执行编辑)

中国教育新闻,第9版,2019年9月16日

四川快乐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