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顺长城杨锐文:成长股的春天值得期待

时间:2019-11-03 18:45:37
[摘要] 近期,母婴平台宝宝树的内部人事变动传闻引起了市场的关注。业绩遭遇下滑据了解,宝宝树成立于2007年,2018年6月与阿里达成战略合作,新一轮融资后估值达140亿人民币,随后在2018年11月27日赴港

10月9日,京顺长城基金股票投资部投资副主任杨文瑞访问了今天的头条财经频道和新华投资教育基地的在线访谈栏目《投资方法》,期待第四季度资本市场走势,详细解释科技股的投资方法。

嘉宾简介:杨文瑞,工程硕士和理学硕士,在证券和基金行业有9年经验;上海常青藤联盟衍生投资公司前高级分析师;他于2010年11月加入京顺长城基金,并在研究部门担任研究员。自2014年10月起,他一直担任股票投资部的基金经理,现任京顺长城基金股票投资部投资副主任。

问:欢迎京顺长城基金股票投资部投资副主任杨文瑞先生访问今天的头条财经频道和新华投资教育基地“投资方法”在线访谈栏目。科技被普遍认为是未来市场的热点。随着5g的发展,什么行业会受益最大?

杨文瑞:早上好,今天成为头条新闻的朋友们。我很高兴有机会和你交流。在5g开发的第一阶段,5g设备(如通信基站)将首先受益。二是5g手机智能终端的普及。第三是应用端,它受益于传输速度的加快,并带来各种应用的发展,例如。物联网、物联网,以及云计算、边缘计算、虚拟现实和车辆互联网等新应用的兴起。说实话,还有一些我们现在可能无法想象的应用。就像十年前一样,我们无法想象手机支付可以取代现金。

问:面对科技股市场,你最喜欢哪个行业?目前,5g概念板是一致乐观的。普通投资者应该如何分配这个方向?从中期和长期来看,5g行业周期能持续多久?

杨文瑞:我对科学创新委员会的六大产业都很乐观。5g受到大家的一致青睐,但我想强调一点,即5g不仅必须是设备端,而且5g的更大空间也将在应用端。就好像我们的4g应用已经持续了10年,我认为5g应用将会应用于各个领域,所以会有更多的空间。从5g设备方面来看,我们认为3-4年的业务周期没有问题,而5g应用程序方面的业务周期可以长达10年。

问:科创行业会推动其他行业的发展吗,比如无人驾驶飞行器和水下机器人?

杨文瑞:科技创新委员会首先提倡自我控制和进口替代。短期内很难创造新的需求。随着技术水平的提高,效率将会提高。如果效率将带来成本效益高的替代,你提到的需求领域的发展将是没有问题的。然而,在短期内,更大的机会将来自自我控制和进口替代。

问:5g和人工智能是什么关系?随着科技创新的不断进步,5g产业有望拥有10倍以上的牛群吗?

杨文瑞:人工智能存在于更高的维度。5g只是基础设施。5g和人工智能之间的相关性不是很高。5g只是推动人工智能发展的一小步。我不确定5g基站设备和5g手机是否会有十倍多的份额。然而,我认为5g应用拥有10倍份额的可能性仍然相对较高。

问:长期以来,增长方式不是市场的主流。你认为“增长”怎么样?

杨文瑞:二十年前,我们无法想象华为今天会成为一个巨人。五年前,我们无法相信华为的手机会超过苹果。但是今天,这一切都发生了。这就是增长的力量。我们如何伴随这些成长股的成长,也许我们需要努力寻找企业竞争力的源泉,我们需要更多地感受到管理和企业文化的力量。

问:你如何看待市场风格?当市场风格与你的风格匹配或不匹配时,你有什么不同的投资操作吗?

杨文瑞:过去的三年半不是我的风格。我没有持有与核心资产相关的个股,而是持有大量成长股。在过去的三年半时间里,我们一直在盐碱地上种植作物,但我们的表现相对稳定,我们的排名每年稳定在前30%。有些人受不了在盐碱地上种植作物,所以会有款式偏差。然而,风格的漂移也可能导致左右面部的碰撞。大多数时候,坚持是更好的选择。我们希望逆流航行时能跟上每个人,顺流航行时能利用风浪。

问:今年上半年市场正在消耗白马。自第三季度以来,科技股经历了一波市场波动。你对未来有什么看法?

杨文瑞:下半年最大的风险在于房地产的下跌。我们对核心资产相对谨慎,但对科技股的增长持乐观态度。

科技创新处于相对停滞的状态,但5g将明显改变未来的科技进程。本网站开发人员。Net的历史使命是用市场化补贴取代中国2025年的行政补贴,因此市场化补贴的前提是高估值。因此,从舆论宣传和社会发展趋势来看,科学创新委员会处于有利条件。同时,随着房地产周期的下降,核心资产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科技的增长优势也将得到体现。

我们主要看好硬科技、媒体和互联网、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新材料、5g相关产业链等行业。

问:今年年初以来,a股市场的各个板块轮流引领上涨。5g、国防军工、生物医药等概念已经成为市场热点。你管理的基金是如何根据市场变化选择行业的?与此同时,市场变化很快,尤其是个别股票的变化更是势不可挡,你如何应对这些变化?

杨文瑞:投资时没有必要根据市场变化选择行业。无论市场热点是什么,我始终坚持在符合行业趋势的行业选择高成长股票的投资理念。

我们的风格应该是纯粹的成长风格。我们希望它将真正伴随着企业的成长,而不是追逐打杀杀。我们期待着20年前寻找格力和美的,而不是加入今天追求核心资产的趋势。

问:你从研究员一路担任助理基金经理和基金经理。这条增长道路对你目前的投资有什么影响?

杨文瑞:我确实被公认为是一名研究水平很高的研究员。在我经历了无数的牲畜之后,我突然回头,发现大多数人只能赚一小部分牲畜。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每个人只能吃这么小的一块。我得出的结论是,大多数人可能没有亲自做深入的研究,而是从道听途说中听到的。因此,我决定尽力探索企业竞争力的来源。大多数企业竞争力的源泉是团队和企业文化。因此,我们对其进行了大量的深入研究,并针对不同的公司采用了不同的方法。大多数公司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当时,我通过更深入的研究增强了自己持股的信心。尤其是当投资风格不在这一边时,它可以忍受投资中的孤独。这些见解可能是增长道路对我投资的最大影响。

问:在投资上市公司的过程中,杨总最关注哪些指标?有什么因素会让你投票反对一家公司吗?

杨文瑞:我对任职的公司还有两个先决条件。

首先,公司必须生产好的产品。对一个公司来说,把产品做好是最基本的。如果产品做得不好,那么其他的事情可能做得不好。

第二,公司必须是可追踪和可核实的。如果一家公司不能被跟踪,我的投资逻辑如何被验证?我会封锁那些无法追踪或核实的公司和行业。

问:作为一名基金经理,当一只以增长为主题的新基金在当前发行时,你会考虑什么?

杨文瑞: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发行新基金了,但我敦促公司尽快发行。我希望给投资者一个好的体验,当成长型股票进入大风时,不要出售高端产品。未来,成长型股票投资将很有可能进入一个更好的时间点。

问:股票基金的波动是不可避免的,但基本人群对波动的容忍度差异很大。关于波动,你想对姬敏的朋友说什么?

杨文瑞:老实说,基金的波动比股票小得多。尽管基金波动不小,但回顾过去,大多数股票基金多年来都取得了良好的累积回报,许多基金创下历史新高。投资有时需要坚持,当然,还需要合适的基金经理。我希望每个人都追逐一条长长的溪流,而不是冲破堤岸。